评论走起

毕业季

不想知道我毕业后的情况吗?”肖刚打破沉默,虽然声音压得很低,没有音乐的干扰,沃琳还是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告诉我,不用我问。”沃琳的视线搜寻秦琴的身影。

    以秦琴的个头,丢在人窝里很难找到,何况现在光线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沃琳还是看到了秦琴,因为她看到了本班的生活委员博弈。

    博弈个头虽不算很高,却也不矮,只要有心,加上他独特的气质,永远挺得板直的脊背,在人群里很容易辨别出来。

    和博弈形影不离的,是班长成泽浩,秦琴从大一就暗恋成泽浩,这近四年来,只要成泽浩出现的地方,秦琴必定会去凑堆。

    沃琳问过秦琴,喜欢干嘛不去表明,这不像她的性格呀。

    秦琴回答的很理智,她来自北方的深山老林,成泽浩来自国际大都市G市,没有意外的话,她毕业后必定要回老家,而成泽浩注定属于大都市的精英,两人的交集本来就是个意外插曲,又何必给自己找烦恼呢?

    所以这四年来,秦琴都把成泽浩当成高贵的艺术品一样,可近身,但不可亵玩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的手。”肖刚从身后把手伸到沃琳的眼前。

    沃琳低头,两道深色的印子贯穿肖刚的整个手掌,像是什么硬物造成的勒痕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没有请迷妹们跳舞,怕粗糙的手掌吓坏了你的迷妹?”沃琳还是没有忍住嘲讽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是那么善解人意。”肖刚自嘲。

    大学四年,他接收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迷妹的星星眼,其中不乏他真正欣赏的,也有几个正式交往过,沃琳是他最后交往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大四的时候会和沃琳正式交往,在众多的喜欢他的女生中,沃琳何止不起眼,根本就很土气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他之所以找沃琳交往,度过大学最后一个无聊的学期,应是因为沃琳的善解人意吧,沃琳对他从来没有要求,只有迎合,也不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撒娇。

    沃琳没有接肖刚的话,而是专心欣赏秦琴和成泽浩的互动,前者有意,后者无心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她能像秦琴一样看得开,对肖刚也只是抱着欣赏心态的话,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煎熬和痛心吧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为什么经历了煎熬和痛心,如今的肖刚就活生生地在她的眼前,她竟然没有什么感觉了呢,好像和她呆在一起的人,只是似曾相识而已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感受一下?”肖刚握住沃琳的手,轻轻摩挲了两下又松开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受了不少苦,是不是有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。”就这轻轻的两下,沃琳感受到了肖刚手掌的粗粝。

    肖刚呵呵两声,诉说:“上学的时候以为大学生会有多风光,毕业后才知道全不像想像中的美好,我已经在工地拉了三个月纤,和那些农村里出来的工人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    G市比H市更加靠南方,初春的天气,太阳已经很毒了,每天在大太阳底下晒,要干粗活只能穿结实耐磨的工服,现在的他,不仔细辨认的话,扔进工人堆里根本认不出谁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这状态只是暂时的吧,”沃琳打断肖刚的话,“毕竟你是大学生,和一般工人还是不一样的,我爸单位的大学生刚上班时下基层,没几个月就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在沃琳的印象里,大学生下乡都是赚资历来的,没谁真的使唤他们,只拿工资不干活。

    不过肖刚既然有这么大的变化,应是真的吃过苦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”肖刚笑道,“我现在已是师傅级,手下有几个人,算是一个小头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了。”沃琳的语调很平静。

    两人聊天的时间内,音乐已经过去了好几曲,博弈也带着秦琴跳了两曲,成泽浩一直站在边上看别人跳,他只看热闹,从不跳舞。

    迪斯科音乐响起,沃琳提起高跟鞋,扭头对肖刚说:“走,下去活动活动。”

    不等肖刚的反应,沃琳顾自赤着脚下了台阶,走进狂舞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肖刚没有动,回想着沃琳刚才的背影。

    和沃琳认识四年,正式交往半年,他从来不知道,沃琳竟然有着一双小巧白嫩的脚丫,沃琳今天的打扮,衬托得那只称得上端正的五官,竟然也有些出彩。

    仔细对比,今晚的沃琳,不比他那几个兄弟的女朋友差,甚至还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左躲右闪,沃琳挤向疯狂扭动胖身体的秦琴。

    “沃琳快来!”秦琴的眼神贼好,从人群中穿插到沃琳跟前,嘻嘻哈哈继续扭动。

    博弈随后跟过来,埋怨沃琳:“你怎么光着脚就来了,就不怕有玻璃渣什么的,被人踩一脚也够你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说我还没注意,”沃琳赶紧把鞋穿上。

    现在天气乍暖还寒,光脚踩在地上也怪冷的,刚才下来的急,也没有来得及穿双丝袜。

    高跟鞋一穿,跳起迪斯科来可就没有那么带劲了,没几分钟沃琳就放弃,走出舞场和成泽浩一起呆着。

    一回头,博弈和秦琴就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俩干嘛也不跳了?”沃琳好奇,这个时候应是秦琴最疯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人跳没意思,”秦琴撇嘴,指着博弈,“这人就是个木头桩子。”

    沃琳和成泽浩哈哈笑,博弈跟着秦琴下舞池是看孩子去了,他对迪斯科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而秦琴跳迪斯科疯起来不管不顾,一个人都能玩得很嗨,摔跤了起来接着疯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秦琴算是个少年大学生吧,入大学时不满十六岁,在普遍复读几年才考得上大学的八、九十年代,秦琴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少年大学生,混在已算成年人的世界,四年来秦琴过得磕磕绊绊,学习成绩也不算好。

    人多难免磕磕碰碰,博弈拦住了秦琴不少疯狂举动,秦琴说的木头桩子,是嫌博弈扫兴。

    “博弈,你现在有事吗,我找你有点事。”仇芳站在离四人几米远的地方喊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在这儿打发时间。”博弈回头,却没有动窝,也是用喊的。

    仇芳没有要走过来得意思,提高嗓门:“咱们换个地方吧,这里好吵。”

    成泽浩推了博弈一把:“哎哟,快去吧,再这么喊下去,人家淑女的形象都被你带坏了。”

    仇芳平时说话都是轻声细语,有时还要半捂着嘴,这种破坏形象的事,会耿耿于怀很久。

    她耿耿于怀,按说和别人没关系,可她半夜咯煎饼一样地不停翻身,弄得床咯吱咯吱响,宿舍里的人都睡不着,连着几天男生都得看女生的怨妇脸,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沃琳脱掉高跟鞋,边往宿舍楼走边说“我也要回去休息了,成泽浩你陪秦琴再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秦琴和成泽浩难得有独处的机会,她可不愿留下做灯泡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