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走起

年轻人独居有多可怕

在中国,有7700万成年人独自生活。孤独社会催生的空巢青年,改变了活着,甚至死去的方式。他们选择了自由、随心的生活方式,但也随时面临着与社会隔离的代价——偶尔的蚀骨孤独,以及突如其来的意外。
空巢青年能有多敏感?

@蓝色流浪汉

高考后,我独自去成都的培训机构复读。为了省钱,就在郊区的老旧小区租下一间房子。父母再婚,没有太多精力照顾我。

看到房子,隐隐觉得不太安全,就给朋友发了住址和班主任电话号码,嘱咐他们,联系不上我就报警。

第一天晚上,凌晨三点被一阵木板断裂的声音吵醒,像有人在撬门。我全身紧绷,在拨号盘上按了110,随时准备报警,战战兢兢熬到天亮。

早上开门,发现木板门一堆木屑,原来是耗子咬门发出的声音。我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。那种无助的感觉始终藏在我心里,让我这个离家漂泊的人丢了出去闯荡的雄心壮志。

图 | 给朋友的留言

@贝贝

室友和我在家的时间基本错开。刚搬来时,如果门没反锁,在外面就可以直接打开。我们嫌麻烦,一直没换锁。 

后来负责我们那片的快递员也熟悉了,每次过来,敲了敲门就直接拉开。 

快递收件人写着“张先生”,是室友男朋友,但他很少过来。有一次快递员上门,刚好是他去接,快递员开玩笑说:“今天张先生终于在家了。”

就这么一句话,让我特别害怕,赶紧换了门锁。

现在家里会放一些音频,假装里面有男人聊天;在对着大门的鞋架上摆上男士鞋子,在阳台挂男T恤。遇到上门疏通马桶的修理员讹钱,一想到他知道我的住址、电话,也知道我常一个人在家,只能乖乖照给。

只黑一点钱,已经是最善良的坏人了。

独居的N种意外

@督长

前段时间天气热,我吃了隔天的烤鸭,吐了三次,第一次尝到胆汁的味道,特别苦。

打电话问了学医的同学,推断是食物中毒。吐出来后也稳定了下来。 

如果真出意外,我也没有朋友可找。填紧急联系人的时候,我考虑再三,最后填了房东的名字。

@方羊羊

疫情期间发烧,我凌晨五点多起床,在外卖平台上买药。过了一会儿,订单被取消了,因为防控需要,发烧咳嗽类药物无法外送。

我没力气出门,头晕沉沉的,鼻子也不通气,能打扰的朋友几乎没有,只能在家用酒精物理降温,再给手机充电,准备随时打120。我哭了一个多小时,哭累了就睡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。

拿起手机,微信上一堆人在找我,全是工作消息。

图 | 药物订单被取消

@兴安岭的秋

我因工作独居。6月份时,我洗完澡,头发没吹干,接着头晕,没法走路,一直立就开始吐,只能在床上躺着。

70km外的男朋友花了一个多小时过来,架着我去了医院,打了两天针,躺了两天。

后来我变得警惕。家里什么药都备齐了,甚至让我过敏的药也有。头晕是着凉引起的,如今夏天气温到了36度,我都不敢开空调,风扇也开到最小,害怕复发。

我住在二楼,邻居是一位独居老人,喜欢收集纸箱,还在一楼给电动车充电。我很害怕,万一失火,我被困在这个窗户很小的二楼商铺,没有人会知道。

我在网上买了消防用的强光手电筒,可以打破玻璃,带警报和闪光灯。每天睡觉都带着,就放在枕头边上。

图 | 居住地附近的街道

@汤圆鬼

去年,我经历了从来没有过的痛经。当时室友去南方出差几个月,家里没有任何止疼药。  

我痛到想呕,仓促间只能搂过身边的脏衣桶吐在里头。因为害怕痛晕过去,摔下来撞到头,干脆趴在地板上。我浑身无力,打字都很困难,在工作群发了“救命”,再把我家的地址也发了出去。

我大口喘着气,调整呼吸,神志恍惚,有种濒死的恐惧感。前些日子看到台湾艺人黄鸿升在浴室里去世,就想起了我那次的遭遇。

最先敲门的是送药的外卖小哥,我挣扎着开了门,急忙把药片给干吞了。

一切结束后,家里被我弄得十分凌乱。只能自己收拾残局。我慢慢走回洗手间,有气无力地把呕吐物倒掉,把脏衣桶洗干净。

在媒体行业,有一段时间经常看到同行猝死、长肿瘤,吓得我越来越重视身体健康,不敢熬夜。如今明确了一点,即使要独居,也不能远离自己的圈子。

@greymon

工作第一年夏天,我洗完澡后,被自己反锁在阳台。身上没带任何通讯工具,房间临街,在十几层楼,外面车水马龙,根本不可能听到我的呼救。

屋子外的大门也是反锁着的,救援人员也很难进来。过了两个小时,我不得不用阳台的铁棒敲爆了玻璃门,浑身大汗,身上满是碎玻璃飞溅留下的血口子,脸上也有一道,渗出殷殷血迹。

@毛仔

刚工作时,租了一间不透气的小书房,有一年夏天,下班回家,点了蚊香就睡着了,早上6点,被我妈电话吵醒,当时意识已经开始模糊,全身失重,乏力,有强烈的呕吐感。我怀疑是蚊香中毒,赶紧打开小窗通风 ,这才缓了过来。

我妈从来没有早上6点给我打过电话。那天就是问我有没有起床,没有具体事宜,很奇怪,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。

@XT

2015年在武汉工作,住着每月500块钱的单间。没有热水器,晚上回去得自己用烧水洗澡。有一天晚上,热水瓶突然爆了,前胸一大片都被烫伤了。我一个人在厕所,一边哭,一边用冷水把毛巾打湿敷烫伤的地方。

哭累了,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第二天正常上班,穿了能遮住烫伤地方的衣服。一周过去,也没人发现。

五一回家,家人第一眼就看到了我的伤痕。 

图 |在社交平台上的记录

 

@离青

我有遗传性贫血、低血糖。洗澡时蹲下捡毛巾,站起来那刻,两眼一黑就晕过去了。醒来时,智能音箱还在放音乐。我赶紧给住在附近的一个好朋友打了电话,说,如果明天早上没有准点报平安,就来我家看看。

老家在四线城市的乡下,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处理那些世故圆滑的人际关系,一个人逃到了苏州。我没有想过回去,就算不一定能在这里扎根,也要在这里呼吸。

危险的邻居

@婉颜

我是一名95后女生,在北京与两户人家合租。对面是一对小夫妻,女人怀孕之后,男人每天在家里破口大骂,与女人吵架。

女方声音很低,淹没在他的怒吼里。

2018年的一天,男人又开始了吼叫。我很烦躁,就打开门说了一句:“能不能小声点”,又关上门。

接着,男人冲出来狠狠在我门上踹了一脚,把所有手边的东西都砸到了隔壁小哥的门上。

我被吓懵了,将做饭用的菜刀握在手里。想象着如果他闯进来,我该捅他什么地方,能止住他,又不至于致命。

他在门外继续吼叫、踢打,女人哭着求他别打了。

后来夫妇俩搬走了,但每次看到我门上的痕迹,就暗自后怕,当天这个门勉强撑住了,但如果那个男人再踹一脚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
评论
  • 2020年09月21日
    所以手机不要设置夜间勿扰模式。。。我找不到你的时候,就超级担心face[吃瓜]
    0 回复
  • 2020年09月21日
    @*^_^* 晚上大家都睡觉了 face[smiley]
    0 回复
  • 2020年09月22日
    @山楂狂魔 睡觉的时候也可能出事
    0 回复
  • 2020年09月22日
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
    0 回复
  • 2020年09月22日
    @*^_^* 你怎么这么小心翼翼
    0 回复
  • 2020年09月23日
    这里是回复
    0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