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走起

道德的沦丧,人性的扭曲

道德的沦丧,人性的扭曲

世界究竟应该是什么样?自己感受下世界吧。我希望世界能够简单,简单到不需要思考人际关系

 

前段时间,表姐怒气冲冲地找到我,说我姐夫出轨了,要我和她一起去捉奸,对于这件事的发生我一点都不意外,我那姐夫街头混混出身,跟着大姨他们做生意,别的本事没学会,吃喝嫖赌样样全。我问表姐:你搞清楚没有,要是弄错了这种事很伤感情的。
我姐脸都气白了:错不了,我姐们亲眼见到他带着姑娘去开房了,现在还守在酒店下面呢。
于是我们一行人杀过去酒店,服务员小姐拦着我们,我姐给了她两百块钱,弄到了房间号码,敲门敲了五分钟,门一开姐夫发现不对连忙关门,我和表弟用力一撞,姐夫就摔在地上。房间里一片狼藉,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衣衫不整的缩在床上,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。
我姐气疯了,张牙舞爪的冲上床,抓住那小姑娘的头发要打她,我把我姐拦住了,我对那小姑娘说:你先把衣服穿好,你放心,我们把事情问清楚就让你走。
我姐甩开我的手骂:你拦我干什么,让我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小三。
我说:首先,打人是犯法的,咱们占理用不着这样,还有,你要打人也是打他(我指了指姐夫),因为出轨的关键在于他,他不起那心思,别的女人贴上来也没用。
我姐说:那好,你们把他打一顿。
我没动手,我心想你们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,万一没离婚和好了,这个人还是我的姐夫,这梁子就结深了,我的表弟血气方刚年轻气盛,一听这话嗷一声就冲过去,对着蹲在地上的姐夫拳打脚踢,鼻子都打出血了,要不是我后来过去拦住,说不定姐夫那天就得住院。
我觉得现在人的逻辑真是奇怪,一旦遇到出轨事件,谴责的重点永远是第三者(当然第三者确实也有责任),但明明是那个出轨的人问题更大,他有在外面乱搞的想法,小三迟早会出现。两口子的事情明明可以关上门来解决,要不就果断离婚,要么就将就着一起过,非要把亲戚朋友都掺和进来,闹得鸡飞狗跳,有时候我甚至在想,这是不是一种畸形的表演欲?
事情的结果出人意料,姐夫回去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两口子居然和好如初了,我那表弟被家里人一顿大骂,后来还被逼着给那混混姐夫道歉。我也没讨到什么好,知道这件事后亲戚都说我性格冷漠,拦着我姐让那小三全身而退了,就是帮着外人欺负家里人,以后少和我来往。
性格冷漠就冷漠吧,哥们根本就无所谓。
无法融入乌合之众,那就当一个另类的小众者。
还有一次,楼上的一对家长在打孩子,那个小孩子嘴巴都被打红了,瑟瑟地站在那里低着头,男家长在吼:老子每天忙死忙活,搞十几个小时的事,辛辛苦苦赚点钱盒饭都舍不得吃好点,把钱省出来给你报班,你看看,你学了个什么XX玩意儿,又只有三十几分,你对得起我们吗?
女家长抹着眼泪说:小海,你答应爸爸妈妈,以后好好学习,爸妈砸锅卖铁都供你读书,你争点气呀。
那孩子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,想说什么的样子,却还是沉默的再次低下头。
那男人一见这幕火气更大了,又是两巴掌打过去,骂: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,老子就是见不得你这个样。
街坊邻居连忙过去把孩子护住,他们的表现很神奇,纷纷对那孩子说:快给你爸妈表个态,以后一定好好学习……
我真觉得他们的逻辑我无法理解,明明打人的是家长,孩子是受害者,为什么那孩子要给父母道歉表态?
那天晚上我上楼时又看到那孩子,拿着本数学书坐在椅子上发呆,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,递给他一袋饼干,问:脸还疼不疼?
他摇了摇头,小声地说了声谢谢。
我说:学习不好也不是你的错,有的人天生就不是学习的料,只要自己努力就行了。
那孩子说出一句让我震惊的话,他才读小学二年级,居然露出绝望的表情:我对不起爸妈,他们每天都起早贪黑的工作赚钱,但是我成绩太差了,让他们丢人……
我觉得悲哀和愤怒,我最讨厌的就是成天把自己的奉献挂在嘴上那种父母:我们拼命买学区房,缩衣节食的供你读书,我们甚至可以把自己的肉挖出来给你吃,你觉得你这样对得起我们吗……拜托,孩子从来要求过你们这样做,你们越是这么说,越是表现的像你们把养孩子当成一种投资,一旦有亏损的迹象就暴怒不止。
事实上,孩子们对父母的爱,比那些所谓奉献更加纯粹,因为孩子们的爱出于本能,他们不会因为贫穷就嫌弃父母,不会因为父母没本事就发脾气,即使父母伤害了他们,他们还是会一次次的原谅父母,到底问题出在哪方呢?
第二天我上楼和那对父母说了自己的想法,建议他们多培养那孩子的其它爱好,毕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,那孩子踢球就踢得很好,不一定只有考大学这一条出路。我话都还没讲完,就被那个脾气暴躁的男人轰出了门,不仅如此,他们还让那孩子离我远点,到处说我自己不务正业还想祸害他们孩子。
慢慢的,整个小区的父母都把我视作洪水猛兽,在路上见到我,都拉着家里小孩快步走远。
小孩问:为什么不能和那个哥哥玩?
家长会说:他有病,别和他玩。
我笑笑不置可否,到底是他们病了,还是我病了,其实大家都明白。
只是有病的那个人不会承认罢了。
一直以来,我的思维都异于常人,一旦发生什么事,别人都是跟着多数人的意见走,我会多想一点: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吗?
然后我会跟着自己的想法走。
初中时,数学老师要求我们放寒假了去他家补课,每个人交八百块钱,说是可以提高成绩。
全班人就我一个人没去,因为我觉得我的数学成绩已经够好,不想出这份冤枉钱。
这件事的结果是,开学后每个星期数学老师都要批评一次我,哪怕我的数学成绩稳居班上前五,不过我没难过,反而有点窃喜,数学老师的反应恰好证明了,其实我做的是对的,而且我是班上唯一做对的那个人。
大学时代,几个学生会的学长联合起来卖电话卡,当时我是班上的生活委员,他们居然给我下了指标,说必须卖掉二十张卡。那些卡我打听后发现,其实就是校外营业厅批给他们的,成本价二十几块钱,他们一张卖六十,但是里面可用话费还不到四十,其它都是一些完全无用的套餐费用。
我说:我们班上的同学不会买,要卖你们自己卖吧。
有个学长瞪着我说:别的班上都买了,你现在很多东西都归我们管,你想清楚。
这种威胁让我更加坚定,我直接把这些卡的信息全部捅出去,断人钱财如杀人全家,他们几个想方设法地整我,成功了几次,也被我反击了几次。寝室哥们都劝我算了,跟他们低个头算了,我说你们不懂,我喜欢和他们斗智斗勇,只要我知道自己是对的。
毕业后,我在一家早点店里吃面,进来两个城管,大大咧咧的坐下点的都是最贵的面,吃饱喝足后就要走,那家店是个小铺子,老板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,脸色有点不快,但看到那两个城管起身还是给他们赔笑脸,说:吃好了吧?
我说了一句:城管吃饭不用给钱啊?
我记得非常清楚,那时店里坐了十几个人,我说了这句话后店里鸦雀无声了,那两个城管听到这话脸色铁青,走到我旁边看了我一眼,其中一个掏出一张一百的递给那老板说:给,找钱。
那老板连忙说:不用了,不用了。
那城管扭过头对我说:看到了吧,我给了,他不要。
另外一个说:管他妈闲事,以后小心点。
我说:我小心什么,我犯法了也是警察抓我,我也不做生意,放心吧,没有落到你们手上的时候。
那两个城管要打我,我却没露出怯意,直直地看着他们,周围人都望着我们,店外也围了一群人,那两个城管终究没有动手,恶狠狠地瞪了我两眼,指了指我走了。
过了一会,我吃完面走出门,有个人问那老板:那小伙子谁啊?
老板舔舔舌头数钞票:不认识,神经病吧……
也是从那一天,我对乌合之众不再抱有期待,也许他们说的是对的,我不懂人情世故,我不太合群,我人性冷漠,我思维怪异像神经病……
这些都无所谓了。
我只知道,如果所有人都像他们一样做人做事,那这个世界是不美好的,这个世界,真的不应该是这样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