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走起

租房

阿德:“租房的生活更新鲜”
——36岁,头部互联网公司程序员,北京,未婚

 

采访阿德的时候,是晚上10点,他刚刚下班。996是互联网撕不掉的标签,他早就习以为常,甚至还纠正道“其实大家都不止996”。

2007年毕业时,阿德就来到北京打拼。虽然目前做的还是基层的编程工作,但是他在公司的级别并不低。36岁这一年,他没有体会到太多焦虑。“联系我的猎头挺多的,平台也都不错。”

 

不焦虑不代表没有压力。阿德获得高薪的代价,就是要面对永远都干不完的工作。“我上班就像打地鼠,一个bug消灭了,另一个就会冒出来。”14年来,阿德的这把锤子就没有停过。

有些时候,还会同时有多只“地鼠”一起上蹿下跳。比如熬夜上线产品时,遇到了自己不熟悉的代码,正巧同在互联网工作的女友和他吵架,他也会质疑自己的选择,思考是否应该换个轻松点的工作。

“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吧,毕竟其他行业给不了我这么多钱。”

近年来,媒体总是会给35岁以上的程序员贴上各种“焦虑”标签,似乎刚吹完35岁的生日蜡烛,人生所有的希望就跟着一起灭了。阿德对这种说法感到无奈:“都是卖惨博眼球的,你以为被迫失业去送外卖的程序员,其实人家已经有好几套房,只是想体验生活而已。”

不过,阿德周围的同事并不都像他心态这么好,也有人因为压力大在壮年就已秃顶。那些还没满35岁的程序员,也常常会向阿德表露自己的恐慌。

谈及未来,阿德终于提供了一点让我“期待已久”的“焦虑素材”。

 

阿德马上就和女友结婚了,在北京买房这件事不得不被提上议程。其实对于阿德来说,他并不讨厌租房的生活,每次搬家后的陌生反倒让他觉得很新鲜,之所以买房,也多是出于女友的要求。

一旦有了房贷,就算他们工资尚可,生活质量还是会降低不少,“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自由了”。此外,阿德也担心自己40岁还是在基层,无法进入管理层,“那是真的会有点慌吧”。


评论
  • 2021年05月16日
    0001
    0 回复
  • 2021年05月31日
    @童话世界 3333
    0 回复
  • 2021年05月31日
    @童话世界 323
    0 回复
  • 2021年05月31日
    @童话世界 2342
    0 回复